首页 >  资讯 > 

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温宁陆进扬最新热门小说_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全本在线阅读

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温宁陆进扬最新热门小说_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全本在线阅读

发表时间:2024-07-10 19:25:50

《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》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温宁陆进扬,《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》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,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。主要讲的是:陆进扬跟队友汇合后才知道,因为昨夜强降雨,与淮山相距50多公里的淮北镇山区发生特大泥石流,附近五六个村庄受灾严重,亟待救援更可怕的是,与此同时,200公里外的冀省发生了特大地震两个灾情同时发生,上面紧急调集最近省份军区的力量,赶赴现场救援此刻公路上停着清一色的绿色解放卡车,车队一眼望不到头,不时还有插着两三根天线的吉普指挥车超过,场面壮观陆进扬被分配到了淮北救援组,时间...
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
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

向生活低头/著|现代言情|连载中|ywqd

《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》小说是作者“向生活低头”的倾心力作。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:而且小温自己也说想先工作,我还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。”蒋静之前不知道温宁进陆家的原因,现在知道了,捂着嘴小声八卦道:“谁逼着她嫁呀?是不是惹上什么地痞流氓了?”秦兰摇头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小温妈是托以前的老战友跟振国说的。”蒋静感叹:“你也太善良了,她妈就这么一说,你们家就答应认她当干女儿,谁知道是...
小说详情

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全章节

》 第23章 出事了

温宁是服了,一个叶巧,一个蒋静,个个都催她赶紧找对象结婚,也不知道是安的什么心。

温宁不想再坐着听这些事,借口去厨房帮忙,起身离开。

叶巧一见她去厨房,也赶紧跟过去,生怕被抢了功似的。

望了眼两人的背影,秦兰回头跟蒋静感叹:“其实小温才十八岁,找对象的事不着急,她在老家的时候,就是因为被人看上要逼着她嫁,她妈才求上振国,把人给送我们家来的。而且小温自己也说想先工作,我还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。”

蒋静之前不知道温宁进陆家的原因,现在知道了,捂着嘴小声八卦道:“谁逼着她嫁呀?是不是惹上什么地痞流氓了?”

秦兰摇头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小温妈是托以前的老战友跟振国说的。”

蒋静感叹:“你也太善良了,她妈就这么一说,你们家就答应认她当干女儿,谁知道是不是看上你家条件,故意把女儿送过来的,就算不是看上你家,也是想借你家当跳板,想攀高枝。”

秦兰之前也这么想过,但看到温宁之后,想法就改变了:“小温那长相就低嫁不了,哪怕门当户对的都不行,结了婚也护不住,就得嫁给有权有势,条件好的。别说,我要是她妈,我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。”

蒋静一脸你太单纯的表情看着秦兰:“就怕呀,你把人家当干女儿,人家把你当冤大头,她那张脸在乡下长到18岁,你觉得没人打她主意?说不定……身子早就被那什么了,不是黄花大闺女了。这些年乡下有多乱你知道不,前段时间我还听说有漂亮女知青被那啥。”

蒋静眼神隐晦。

秦兰一想到某种可能,心就突突直跳:“不会吧,小温跟她妈和继父生活在一起,她继父好像还是村民兵连的队长,不至于被别人欺负了去。”

蒋静轻笑一声,又抓住了重点:“既然她继父是民兵连队长了,那怎么还护不住她非得送你们家来呢?这不前后矛盾吗?我看她和她妈都居心叵测,你们家进扬和陆耀一表人才,还是小心点吧,尤其是进扬,别着了她的道。”

听了好友的话,秦兰脑子里下意识想象自己大儿子和温宁站在一起的画面,一个硬,一个软,好像还挺般配的。如果她儿子真喜欢上温宁,她肯定不反对。

关键就是她儿子完全无心处对象,也不想成家,上门说媒的人很多,有几个姑娘当真优秀,奈何她儿子连相看都不去相看,再拖几年都三十岁了。

蒋静察言观色,看到秦兰的表情不像是在提防温宁,倒像是在考虑她当儿媳妇的可能,心里顿时不舒坦了,想了想,开口道:“你知道赵姐家娶的那儿媳妇吗?”

秦兰思绪被拉了回来,点点头:“知道啊,听说是他儿子在下乡时候认识的,怎么了?”

蒋静一言难尽地叹了口气:“别提了,赵姐现在头疼着呢,那新媳妇是他儿子下乡那个公社的村民,长相确实是千里挑一,听说是附近几个村出了名的漂亮,把赵姐儿子迷得死去活来,铁了心要娶,最后娶回家你猜怎么着?”

“怎么着?”秦兰好奇的睁大眼睛。

蒋静道:“怎么着,赵姐心疼儿子,找关系要了个回城名额,还给儿媳妇在首都也找了个工作,刚好就在文工团歌舞队。结果,女方家里经常打着看望女儿的旗号来首都,一来就是三五个人,一年来了三次,一次不待个一两月绝不回去。关键还经常上赵家吃拿揩要,明明白白的打秋风。”

“这还不算,女方家居然还要求赵家帮忙给妹妹和哥哥在首都找个工作,说以后也想定居在这里,一家人有个照应,你说离谱不离谱?赵姐不帮忙,小两口就闹矛盾,赵姐儿子没办法,只能让赵姐想办法,这哪里是娶儿媳妇,这是娶了一窝祖宗回家!”

秦兰也被震惊了,连连摇头:“这女方家都是些什么人呐,也太不要脸了。”

蒋静一脸劝诫地看着她:“所以啊,前车之鉴,你可别走赵姐的老路。”

秦兰沉默地点点头,算了,还是给儿子找个门当户对的姑娘吧。

厨房内。

叶巧趁张婶上厕所的功夫,成功抢到了锅铲,自告奋勇要炒最后一个菜。

她拿着锅铲,在温宁看不见的角度,唇角得意地勾了勾,只要她炒了这个菜,一会儿就能在客人面前表现,秦阿姨就会更喜欢她。

她自诩自己厨艺不错,一边翻炒着锅里的菜,脑子已经在开始幻想,一会儿桌上大家夸她的画面。

张婶回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阵地失守,叶巧后背对着张婶,听到脚步声,生怕张婶过来夺锅铲,赶紧拿着一旁的酱油瓶子往里面倒,然后看也没看地翻炒两下就把菜盛了起来。

张婶无奈地撇了下嘴巴,一看时间差不多到饭点,便抱着碗筷出去摆饭桌。

厨房没人了,温宁才快速抓过刚才的酱油瓶子,跟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瓶子互换了位置。

桌上的菜摆好了,秦兰招呼着蒋静和周怡坐下吃饭。

陆耀刚从外头打球回来,正好赶上吃饭的时候,洗完手坐下。

“蒋阿姨,周怡妹妹。”陆耀跟两人打了个招呼。

蒋静笑着道:“好久不见,小耀是不是又长高一截,现在得有185了吧?”

陆耀保持着八颗牙的标准微笑,秦兰在一旁回答:“正好185,比他哥矮了2公分。”

蒋静点头:“再长两年就追上进扬了。”

“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长”,秦兰感叹,拿起手边的筷子,招呼,“来,吃饭吃饭,别客气啊。”

蒋静拿起筷子,看着一桌子菜,伸手夹了离她最近的菜,尝了一口后,表情惊讶地道:“这虾味道好特别,酸酸辣辣的,好开胃!”

秦兰夹了一个尝过后,点点头,确实开胃,而且一点海鲜的腥味都没有,她赞赏地看向张婶。

见两人评价都很高,桌上剩下的人也相继夹了一个虾,品尝后连连称赞。

张婶好久没被这么肯定过,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“其实这道菜还是小温教我的,我之前也不知道虾还能跟柠檬和小米椒配在一起。”

被点名的温宁赶紧道:“我也就是动了下嘴巴,具体每样调料按什么比例放,还是张婶自己摸索出来的,只能说厨艺好的人做什么都好吃。”

张婶听得出温宁在帮她说话,实际上调料比例也是温宁写给她的,张婶心里暖烘烘的,回了温宁一个感激的眼神。

温宁朝张婶眨眨眼睛。

蒋静没错过两人的互动,心道这姓温的丫头片子太有心机了,居然一来就收买了张婶的心,蒋静夹了几道别的菜,故意道:“小叶,我看你刚才也在厨房忙活半天,你厨艺应该也不错吧?”

“我只会做些家常菜”,叶巧抬起头,谦虚地道。

蒋静转头跟女儿周怡说:“你多跟人家小叶妹妹学学,人家才十八岁,又勤快又懂事,还会做饭。”

周怡头也没抬地道,“我们家有阿姨,不用我做饭呀。”

蒋静道:“你秦阿姨家不也有张婶,人家小叶也知道要干活儿。”

周怡咽下嘴里的菜,嘟囔道:“什么都要我干,那还要阿姨干什么。”

这话一出,张婶捏着筷子的手微微收紧,下意识去看秦兰的反应。

好在秦兰没什么反应。

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。”蒋静面上微恼,瞪了自己女儿一眼。

周怡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从盘子里夹了一筷子菜花放进嘴里。

“啊呸!”下一秒,她捂着嘴,把菜吐了出来。

秦兰紧张地望着她:“怎么了这是?”

周怡一脸难以言说的表情,指了指桌上那盘腊肉炒菜花,“你们尝尝。”

蒋静伸出筷子去夹。

一秒后,桌上响起一道干呕的声音。

蒋静赶紧端起水杯,连喝了几口水漱口,压下恶心后才开口道:“张婶,这菜花都馊了!你自己尝尝!”

菜花馊了?张婶狐疑地伸出筷子,夹了一块菜花打算往嘴里放,还没吃进去就闻到一股馊味:“这不可能啊,我中午才切开的,淘洗了好几遍,还用盐水泡过,不可能馊了。”

秦兰瞧着不对劲,也夹了一朵菜花,没吃,鼻尖学着张婶那样凑近了闻:“还真有股馊味,这是怎么回事呀张婶?”

张婶也无辜: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蒋静还在犯恶心,听到这答案,不悦地质问道:“菜你切的,你洗的,你炒的,你怎么会不知道?”

张婶为难地看了眼叶巧:“这菜不是我炒的,是小叶炒的,洗菜的时候我闻着都没什么问题。”

桌上的人视线便齐刷刷地落到叶巧身上。

叶巧在众人的打量下,伸手夹了一朵菜花闻了一下,脸色涨红:“我、我就放了点酱油,没放别的调料,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是这种味道……”

张婶忽然想起什么,一拍脑门:“哎哟,你别是把我给花沤的肥当成酱油给放进去了吧,我说怎么一股馊味呢!装肥的瓶子就是以前用过的酱油瓶,我昨天放墙角,准备今天给花施肥的。”

“小叶啊,你有帮忙的心,婶子感谢你,但婶子真忙得过来,不用你帮我。”

张婶忍不住把心里话说了出来。

而刚才吃过花菜的蒋静和周怡母女,听到是沤的肥,差点把隔夜饭都吐了出来。

周怡气不过,尤其是刚才自己亲妈还表扬叶巧能干懂事来着,这算哪门子能干呀?

添乱还差不多!

周怡抬手捂着胸口,眼神嫌恶:“不会做饭就别做,瞎出什么风头!”

周怡性子骄纵,说话也不分个场合,叶巧有种被她扯掉伪造的窘迫感,脸色比猪肝还红,喃喃道,“我就是想帮张婶干点活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蒋静现在还犯恶心呢,也顾不上拉着自己女儿。

周怡便继续口不择言地道:“想帮忙还是想挣表现你自己心里清楚,你没听张婶说嘛,人家忙得过来不用你帮,你还上赶着去添乱。”

叶巧被周怡说得眼圈通红,要哭不哭的样子。

等周怡都说完了,蒋静才出声呵斥自己女儿道:“住嘴!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!”

然后又转身安抚叶巧:“小叶,我们周怡说话直,你别往心里去啊,阿姨跟你道歉。”

母女俩一唱一和,把叶巧搞得没话说,红着眼睛看了看蒋静,又看了看秦兰:“蒋阿姨,秦阿姨,对不起……”

秦兰看她那样也挺可怜的,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没关系,你蒋阿姨不是外人,不会因为这点事跟你计较,以后做饭的事还是交给张婶吧。”

“来,给你周怡姐盛碗鸡汤喝,你周怡姐最喜欢喝张婶炖的鸡汤。”

秦兰想缓和叶巧和周怡的关系。

叶巧也上道,随即便起身道:“我去厨房盛吧,桌上的汤凉了。”

叶巧去厨房盛了碗汤,汤挺烫的,她手指小心地扣着碗边沿,给周怡送过去。

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,叶巧脚下不知道踩到什么,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扑了一下,手里的碗也往前一飞,滚烫的鸡汤直接浇到了周怡身上。

“啊!”

周怡痛苦地捂着胸口叫了起来。

叶巧吓傻了,蒋静也吓傻了,所有人都吓傻了。

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变故。

愣了一秒,蒋静一把推开站在原地挡路的叶巧,扶着自己女儿就往厨房跑。

一面扯开周怡的衣服,一面着急忙慌地拧开水龙头,把女儿推到水龙头下,让凉水不断冲洗胸口。

胸口火辣辣的触感,即使是凉水也浇不灭,周怡当即就痛嚎起来:“妈,好痛……”

“我会不会被烫出疤啊?”

蒋静心肝脾肺都痛:“乖乖,不怕不怕,再冲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蒋静是军区医院的护士,处理过烫伤患者,知道第一时间必须要用凉水冲洗皮肤。

秦兰回过神,赶紧上楼去翻找烫伤药膏。

还好之前陆耀不小心被热茶烫伤,家里有一只没用完的药膏。

拿到药膏,秦兰赶紧去厨房。

周怡还在水龙头下冲洗,这个时候秦兰也不好替叶巧说话,只是焦急地站在一旁,一手拿着棉签,一手拿着药膏,准备随时替周怡上药。

饭桌边。

叶巧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眼神慌乱地盯着厨房的方向,想进去帮忙,又怕进去了被骂,更怕万一周怡被烫得留疤,自己还要负责。

温宁坐在餐桌边,欣赏着叶巧焦急又害怕的模样,唇角微不可查地勾了下。

小说《穿书七零:冷面军少夜夜洗床单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继续阅读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