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 资讯 > 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林冰清顾北城_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林冰清顾北城_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

发表时间:2024-06-11 20:54:03

小说叫做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是“怡然”的小说。内容精选:“行,矿上我不去了,回头我到后山垦几亩荒地,勤快点饿不死人”林冰清没有想到他答得这么爽快,眼眶一热,泪差点夺眶而出爹不去矿上,也就意味着不会因矿难而死,他不死,谢家也许就不会再找上门命运的齿轮在她重生的那刻起,慢慢改变了轮轨,像是老天爷看在她做鬼六年的份上,补偿给她的林冰清将泪逼进眼眶她不求花好月圆,和和美美,唯求这一对夫妻平平安安,白头到老而此刻的孙家,孙老娘一巴掌甩在孙兰花的脸上...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

怡然/著|穿越重生|连载中|cd

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,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“怡然”的创作能力,可以将谢玉渊李锦夜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,以下是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内容介绍:出手倒是挺大方,不像张郎中那么抠。不管了,先把金子收起来,有了这锭金子,自己离远走高飞的目标,又更近了一步。……半个时辰后。李锦夜平躺在床上,宽肩,窄腰,健硕结实,肌肤分明,身材比例堪称完美,全身上下一丝赘肉都没有...
小说详情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全章节

》 第二十一章

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,作者怡然把人物、场景写活了,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,小说主人公是林冰清,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这本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,林冰清顾北城,穿越重生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重生、并且是古代言情、宫斗宅斗、重生、类型连载中,最新章节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(八),写了1467634字!

一、作品介绍

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小说是网络作者怡然的倾心力作,主角是林冰清。主要讲述了:网络作者“怡然”的经典佳作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火爆上线,是一本穿越重生小说。文章精彩内容为:倒也是个主意,反正那丫头鬼灵精怪的很。张郎中正要答应,一偏头,他怔住了。林冰清整个人一只脚在门槛外,一只脚在门槛里,烛火挂在她脸上,泛起苍白的光晕。黑亮的眼睛里,哀伤一闪而过,恰恰好闪进张郎中的眼里...

二、书友评价

一部不错的小说,起伏跌宕,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情节

我熬了四个通宵呀,终于看完了

最近看了很多重生一类的小说,这是唯一一部看完的!很好的小说!书名真的是拉低了小说的档次

三、热门章节

第五百六十四章也是你的下场

第五百六十五章李锦轩离京

第五百六十六章二小姐发动了

第五百六十七章撞见

第五百六十八章瓜未熟

四、作品试读




眼中微波闪过,林冰清灵机一动,“阿爷,疑难杂症郎中收费三文钱。”

“什么?”孙老娘浑身的肉都在痛,“这不是抢钱吗?”

张郎中一听抢钱两个字,脸立刻沉了下来,“不想看,把人抬走,老子闲着没事干,要来抢你三文钱?”

孙老爹刀子似的眼睛剜了老太婆一眼,陪着笑脸,“想看,想看,就是……能不能便宜点。”

“郎中,我家那死丫头很能干的,什么粗活脏活你都别客气,往死里使唤,抵那三文钱。”孙老娘伸长脖子补了一句。

倒也是个主意,反正那丫头鬼灵精怪的很。

张郎中正要答应,一偏头,他怔住了。

林冰清整个人一只脚在门槛外,一只脚在门槛里,烛火挂在她脸上,泛起苍白的光晕。

黑亮的眼睛里,哀伤一闪而过,恰恰好闪进张郎中的眼里。

鬼使神差的,他冷笑一声,“这丫头哪值三文钱?”

孙老娘习惯性抬起手,给了林冰清一个耳刮子,“我呸,三文钱都不值,真是个赔钱货。”

林冰清挨了打,低眉顺眼地跨过了那道门槛,纤弱的背影看得张郎中眼里冒出万丈的怒火。

他娘的!

别人不知道这林冰清的身份,他却刚刚查得一清二楚。

堂堂金枝玉叶的谢家大小姐,竟然被个老太婆打,这狗日的还有天理吗?

还有王法吗?

张郎中怒从脚底心起。

“你儿子这病确实是疑难杂症,要治,三文钱是治不好根的,拿二两银子来,否则,他这辈子都别想站起来。”

二两银子?

这一下,孙老爹肉痛的眼珠子都要弹出来。

家里扒拉扒拉,总共能扒拉出五两银子,看个病二两银子没了,这不是要他的命吗?

可又能怎么办?

儿子的命比银子重要,再舍不得,这病还得治啊!

林冰清虽然不明白张郎中为什么突然狮子大开口,但孙家倒霉,她就喜欢看。

怕再挨打,她躲到墙角,清幽的目光落在脚下,心思飘得很远。

原以为张郎中只是个江湖郎中,没想到他很有几分真本事。

跟着他学两年,将来女扮男装行医是没问题的。到时候存够了银子,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……

突然。

后背有冷汗渗出来。

林冰清莫名的有种感觉,后面有什么东西正盯着她看。

她猛的回头。

半掩半开的窗棂前,猝不及防的对上一双黑沉沉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很特别,让人无端想起飘着浓雾的峡谷,幽深,阴冷。

什么孙家,什么郎中,什么隐居,瞬间化为烟云。

她心口咚咚作响,快得似要从里面跳出来,“你……你……是人……是鬼?”

“砰!”

窗棂猛的关上。

林冰清抖了个激灵,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站在了张郎中侄儿的东厢房前。

她捂着胸口,长叹出一口气,“大晚上的,真的要被吓死了,鬼都没他吓人。”

话落。

孙老二杀猪般的嚎叫起来,“救命啊,救命啊,有针刺我!”

林冰清刚刚平缓下来的心跳又开始加速。

“谁刺你的?”张郎中问。

“鬼,鬼刺我的。一阵邪风,呼的一下就吹过去了。”

张郎中心想,这孙老二莫非也是个疯子。

“刺你哪儿了?”

“身上,不对!脚上,也不对!脖子,刺我脖子上了。”

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, 林冰清的心,吊到了嗓子眼里。

“我看是你刺你脑门上了。”

张郎中眼中闪过鄙夷,像挥苍蝇一样挥手道:“行了,回去吧,明儿别忘了我把二两银子给我送来。”

……

这通折腾,直到亥时一刻,孙家才安静下来。

“玉渊啊,明儿去张郎中家,你和张郎中好好说说,看看能不能把那二两银子给抵了。”

林冰清听着窗外孙老爹的声音,心中冷笑不止,声音却怯怯的,“张郎中说我三文钱都不值,更别说二两银子了。”

孙老爹:“……”

孙老爹布满皱纹的脸有些扭曲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早些睡吧。”

那副假惺惺的长辈样子,真是既虚伪又恶心。林冰清应了一声, 慢慢睁开眼睛。

孙家这个狼窝真的不能再呆下去了,必须要想个一劳永逸的办法才行。

……

冬日的清晨。

天气阴寒。

寅时定更的梆子声响,林冰清摸黑起身,胡乱披了件薄棉袄,掌了油灯,想把娘叫醒。

“呀!”

林冰清一惊,见娘正瞪大眼睛瞅着她。

“娘,该起了。”

“他……没回。”高氏喃喃自语。

“爹快回来了,以后我再不让他离开你。”

林冰清等高氏起身,迎着呼呼的北风站到正房门口。

“阿公,阿婆,我去郎中家了,那二两银子……”

“……”屋里的老夫妻俩直接装死。

林冰清眸子一转。

“阿公,要不带银子过去,郎中说不定就把我赶出来了,好歹每月五文钱呢,也能给家里添个馒头不是。”

话落,房门打开。

孙老爹颤颤巍巍走出来,伸手在袖口里掏啊掏,哆哆嗦嗦摸出两锭碎银子。

林冰清接过来,“阿公我去了。”

“记得给郎中!”孙老爹有气无力的叮嘱了一句,两只眼睛涨得通红。

林冰清带着高氏到了郎中家。

有了昨天的经验,母女俩一个烧火,一个揉面,不消片刻,热腾腾的薄粥和香喷喷的烙饼便起了锅。

林冰清把早饭摆到东厢房的房门前,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双眼睛。

一瞬间才想起,头天晚上的梦境里,那双眼睛出现了好几次。

她心头一颤,片刻都不愿意多逗留,便回了房间。

这时,张郎中慢悠悠地踱着方步跟进来。

林冰清从袖口把银子掏出来:“郎中,昨儿的诊金,阿公让我带给你。”

张郎中目光扫过她破破烂烂的袖口,翻了个白眼,“买块料子让你娘给做件棉袄吧。”

堂堂谢家大小姐穿成这副寒酸样,说出去真是丢人现眼。

林冰清浓墨般的眸子里,带出一点戒备。

她不明白为什么隔了一个晚上,张郎中对她的态度就截然不同起来。

“以后饭再多煮点,替我张郎中干活还饿肚子,你想恶心谁呢?不少你们娘俩一口吃的。”

林冰清猛的睁大了眼睛。

小说《嫡女惊华:王妃暴躁不好惹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

继续阅读
最新资讯